Chinese, COVID19, Govt

部长误会了:人们希望废除1万令吉罚款,而不是50%的折扣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新闻文告

2021年3月18日|槟州大山脚

首相署部长表示,人们误解了违反防疫SOP的1万令吉罚款。他也承认,此前並没有提供上诉指南,而是在马来西亚人民强烈批评该1万令吉罚款之后才推出细节。 (参考:https://www.bharian.com.my/amp/berita/nasional/2021/03/797127/kompaun-rm10000-hanya-salah-faham)

事实是,误解的不是人民,而是联邦政府。人们希望完全废除1万令吉罚款,而不是获得50%的折扣。

联邦政府显然急于在没有任何明确指导的情况下将罚款提高至1万令吉,而即使有了新指南,现在的情况也没好转,虽然新指南已推出来一星期却依然有超过1331人被罚款1万令吉。、

1万令吉罚款的上诉程序是一项增加前线人员负担的不负责任行为

政府决定把1万令吉罚款上诉的工作“把球踢给”县卫生局(PKD),也是完全不负责任的行为。我们PKD的官员是前线人员,负责管理公共医疗系统(包括新冠肺炎疫情)的运行。现在,他们必须成为处理1万令吉罚款的上诉中心,而上诉情况还包括各种条件,例如学生,B40群体,慢性病等。

这是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好方法吗?

政府不应因自己管理疫情方面的失败而惩罚人民

况且,50%的折扣仍然超出了普通百姓的承受能力。政府不应以部长和VIP的财富作为衡量罚款价值的标准。更何况,部长和VIP本身都经常不遵守SOP或惩罚民众违法的刑罚往往不会针对他们。

一个报导公共卫生议题的网站指出,马来西亚政府的1万令吉罚款,是比澳大利亚高16倍,比泰国,沙特阿拉伯,新加坡和新西兰等国家高得多,但我国的确诊案例在过去兩周却仍然比这些国家来得多。 (参考:https://codeblue.galencentre.org/2021/03/16/malaysias-rm10000-no-mask-fine-16-times-higher-than-australia/)

联邦政府不能通过严刑重罚民众,来推托本身管理疫情失败的责任。 

政府对抗疫情的主要策略理应是通过执行3T(测试,追踪,治疗),而不是追究人民的过错并严惩他们。这包括进度缓慢的国家新冠肺炎免疫计划。

新冠肺炎疫情法律不同于一般法律。

一般法率旨在惩罚被认为是异常的反社会行为,例如偷窃、性骚扰、伤人等。

换句话说,法律禁止我们进行这一类的异常行为。

新冠肺炎疫情法律则相反,其目的是迫使我们实施非常规的行为,例如戴口罩、社交距离等。所有这些行为都并非常规行为(因此被称为新常态),纵然我们过去一年都在疫情中度过,但这种行为依然是不自然的行为,不正常的习惯,也不是常态的文化习俗。

实施新冠肺炎疫情法律是因为我们处于异常或非常规状态。

因此,新冠肺炎疫情法律本质上应该更具教育性,而不是惩罚性的,更不应该是严刑重罚。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