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Economy, employment, youth

部长错了!低工资的工作与没工作一样糟糕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媒体文告

2021年4月10日|槟州大山脚

年轻人对两位无法理解人民经济困境的联邦政府部长感到沮丧。掌管经济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最近表示,尽管薪水低,但毕业生如果能找到工作就应该感恩。 (出处:https://m.malaysiakini.com/news/569403)。另一方面,人力资源部部长人资部长沙拉瓦南则表示,毕业生接受低薪工作也好过失业(出处:https://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bahasa/tempatan/2021/04/05/terima-gaji-sedia-ada-daripada-jadi-penganggur-kata-menteri/)

最不幸的是,这两位部长是负责照顾经济和就业的部长,而这是当前人民的重要问题。

我想强调,对年轻人而言,1000令吉的低薪工作与没工作一样糟糕。

接受与个人学历,经验甚至经济需求不符的低薪工作是可以定义为就业不足(“underemployment”)。

根据马来西亚统计局的数据,2020年进入就业市场的大多数毕业生的估计月薪介于1001令吉至1500令吉之间,而2019年为2001令吉至2500令吉。 //www.sinarharian.com.my/article/131785/BERITA/Nasional/Graduates-receive-low-starting-salary-between-RM1001-to-RM1500)

换句话说,毕业生的起薪已降低了50%。

统计部报告也指出,与技能相关的就业不足率,即被迫成为低技能工人的毕业生,从平均32.7%(2017年第一季度至2019年第四季度)增加到2020年第三季度的36.8%。

所有都这些意味着,就业不足的问题非常严重,尤其是年轻人群体。

国盟部长们似乎正在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即失业和就业不足都被视为不利的经济因素。事实上,第十一大马计划(RMK-11)的中期审查已将毕业生之间的工作不平等和就业不足,视为劳动力市场的目前需要优先解决的一个问题。

就业不足的不利影响包括:

工作与薪资不符导致年轻人的贫困率上升,年轻人不仅已经背负了高额的学业贷款,還必须面对生活成本的上升。 1000令吉至1500令吉的薪资也远低于每月2208令吉的贫困线收入(PGK),这意味着年轻人目前正越工作越穷。

1000令吉的薪自不符合法定的1200令吉最低工资,而最低工资法将被视为无牙狮子。那些应该保护劳工和年轻人免遭压迫的国盟部长现在正公开敦促年轻人感恩接受违反最低工资法的低薪工作。

就业不足会在接下来的10年中造成“伤疤”。如今,低薪毕业生在未来也难以将他们的薪资提高到应有水平,因为他们没有实质的谈判能力。

这种情况还可能导致失业,因为年轻人的工作前景并不乐观。

从事工资不成比例的工作也可能对年轻人造成心理影响,也无法满足他们的经济需求和生活愿望。

低工资现象还将导致就业市场的“恶性竞争”,骨牌效应将阻碍各个层次的工资质量。最终,每个人​​都会受低薪问题所影响。

所有这些都会给我国的社会经济带来压力,因为生产力最高的年轻人群体无法充分发挥创造最大经济发展的潜力。

在这个问题上,高薪的国盟部长似乎已经对劳工,尤其是年轻人的利益撒手不理。他们是否知道这些不负责任的行动不仅对年轻人造成不利影响,而且还对我们未来10年的经济产生不利影响?

国盟政府在2020年预算中提出的“大马就业”(MalaysiaKerja)计划发生了什么事情?该计划理应为劳工和雇主提供补贴,以为年轻人创造合理薪资的工作。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