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al

就是这一次

我们终于来到最终时刻。如今我们距离第十四届大选投票日距离剩下不到12小时。 在这个激烈的选战时期,我们的团队都在马不停蹄的工作。在过去的一个礼拜,我已经在大山脚、槟州、吉打、霹雳、雪兰莪及柔佛演说。 各位朋友,我想让你们知道,你们都是我撑过这一切的力量支柱。在这里,我衷心地向各位道谢。 投票将在明天早上8点开始。 我们过去一周,不,过去5年、10年的努力将在明天的票箱中结出成果。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出门投票。 或许他们会作弊使诈,而如果你在这时候问我,我们该怎么做?我会告诉你,我一直都在重复的话: 我们必须克服“反正不会有所改变”的悲观心态,并投身加入成为我们想要看见的改变之中。 试想想,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出门投票,不管那悲观及恐惧的心情,不管我们是否知道他们会作弊(我知道这很天真,但请听我继续说下去),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出门投票,并鼓励我们的朋友及家人也出门投票。 如果我们明天有足够的人出来投票,那这必然是即将诞生的一场革命! 我敬爱的朋友们,我们还有希望!而且这个希望将会越来越强大! 就让我们一起走到最后! 拥抱希望,重建家国! —大山脚沈志强

General

纳吉的最新宣布重炒了上一届未兑现的竞选承诺冷饭,证实巫统国阵此举是把槟州人民当笨蛋。

看守首相纳吉在上周四来槟时,宣布若国阵拿下槟州,便会废除摩托骑士的槟城大桥过路费,以及在槟州兴建6万5000间可负担房屋。 当纳吉向槟州人民端出这么一个回收过,而且还是没有兑现的冷饭竞选诺言时,这明确显示了巫统国阵在把槟州子民当笨蛋耍。 首先,摩托骑士免大桥过路费的宣言,其实早在2013年便出现在槟国阵的竞选宣言里。 (Source: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3/04/18/ge13-penang-bn-launches-manifesto-aimed-at-making-state-a-liveable-worldclass-city/) 就算国阵当时并没赢下槟州,但依然拿下了联邦政府,而槟城大桥过路费便是属于联邦政府权限管辖。但在过去5年,国阵政府却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为槟州摩托骑士废除大桥过路费。 希盟政府则恰好相反,虽然州政府对收费站没有权限,但依然盖了峇眼29路,作为摩托骑士避开双溪育收费站的替代道路。 第二,国阵虽然答应的6万5000间可负担房屋,但他们却无法兑现在2013年答应,在亚依淡及阿逸布爹兴建的9999间可负担房屋。他们不仅没有如预期的盖好,联邦政府甚至不曾在槟州完成任何一间一马人民房屋(PR1MA)计划。 相反,州政府则是盖了2万5555间可负担房屋,目前兴建的则有1万9828间,以及在规划中的2万9978间。 在过去5年,槟州国阵及掌权中央的巫统国阵政权长期忽视槟州,并一直以来把槟州人民当二等公民。如今更在选举时重炒冷饭承诺,试图吸引我们的选票。 十年毫无建树,如今却威胁槟城人在来届大选“要嘛选国阵,要嘛一无所有”。 我想,槟州及全马人民想对国阵说的话也非常清楚,那就是:没有国阵,大家都可以活得很好。 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席候选人沈志强

General

火箭在我心,公正为我旗

2007年的时候,我决定加入政党并为社会“做些事情”。 那问题是”要做什么”? 我当时没有概念,不过对于那时25岁的我来说,是时候尽我的本份。 所以我便前往一间位于槟城的政党总部。作为一个上班族,我只能在星期六早上前往。结果被办公室里的员工告知下周再来,因为他们周末没上班。这就是为什么,我最终没有成为

General

Kerajaan UMNO-BN hilang kredibiliti dan moral authority lantas menggunakan “akta sakit hati” untuk menutup mulut rakyat

Kenyataan media Steven Sim, Ahli Parlimen Bukit Mertajam 21 FEBRUARI 2018 | BUKIT MERTAJAM Kerajaan UMNO-BN hilang kredibiliti dan moral authority lantas menggunakan “akta sakit hati” untuk menutup mulut rakyat. Setelah hampir dua tahun sejak didakwa pada 2016 yang lalu, artis grafik, Fahmi Reza akhirnya dijatuhkan hukuman penjara selama sebulan serta denda sehingga RM30,000.00 di… Continue reading Kerajaan UMNO-BN hilang kredibiliti dan moral authority lantas menggunakan “akta sakit hati” untuk menutup mulut raky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