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ishan

hanishan has written 5 posts for Steven Sim

就是这一次

我们终于来到最终时刻。如今我们距离第十四届大选投票日距离剩下不到12小时。 在这个激烈的选战时期,我们的团队都在马不停蹄的工作。在过去的一个礼拜,我已经在大山脚、槟州、吉打、霹雳、雪兰莪及柔佛演说。 各位朋友,我想让你们知道,你们都是我撑过这一切的力量支柱。在这里,我衷心地向各位道谢。 投票将在明天早上8点开始。 我们过去一周,不,过去5年、10年的努力将在明天的票箱中结出成果。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出门投票。 或许他们会作弊使诈,而如果你在这时候问我,我们该怎么做?我会告诉你,我一直都在重复的话: 我们必须克服“反正不会有所改变”的悲观心态,并投身加入成为我们想要看见的改变之中。 试想想,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出门投票,不管那悲观及恐惧的心情,不管我们是否知道他们会作弊(我知道这很天真,但请听我继续说下去),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出门投票,并鼓励我们的朋友及家人也出门投票。 如果我们明天有足够的人出来投票,那这必然是即将诞生的一场革命! 我敬爱的朋友们,我们还有希望!而且这个希望将会越来越强大! 就让我们一起走到最后! 拥抱希望,重建家国! —大山脚沈志强

纳吉的最新宣布重炒了上一届未兑现的竞选承诺冷饭,证实巫统国阵此举是把槟州人民当笨蛋。

  看守首相纳吉在上周四来槟时,宣布若国阵拿下槟州,便会废除摩托骑士的槟城大桥过路费,以及在槟州兴建6万5000间可负担房屋。 当纳吉向槟州人民端出这么一个回收过,而且还是没有兑现的冷饭竞选诺言时,这明确显示了巫统国阵在把槟州子民当笨蛋耍。   首先,摩托骑士免大桥过路费的宣言,其实早在2013年便出现在槟国阵的竞选宣言里。 (Source: https://www.thestar.com.my/news/nation/2013/04/18/ge13-penang-bn-launches-manifesto-aimed-at-making-state-a-liveable-worldclass-city/) 就算国阵当时并没赢下槟州,但依然拿下了联邦政府,而槟城大桥过路费便是属于联邦政府权限管辖。但在过去5年,国阵政府却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为槟州摩托骑士废除大桥过路费。 希盟政府则恰好相反,虽然州政府对收费站没有权限,但依然盖了峇眼29路,作为摩托骑士避开双溪育收费站的替代道路。 第二,国阵虽然答应的6万5000间可负担房屋,但他们却无法兑现在2013年答应,在亚依淡及阿逸布爹兴建的9999间可负担房屋。他们不仅没有如预期的盖好,联邦政府甚至不曾在槟州完成任何一间一马人民房屋(PR1MA)计划。 相反,州政府则是盖了2万5555间可负担房屋,目前兴建的则有1万9828间,以及在规划中的2万9978间。 在过去5年,槟州国阵及掌权中央的巫统国阵政权长期忽视槟州,并一直以来把槟州人民当二等公民。如今更在选举时重炒冷饭承诺,试图吸引我们的选票。 十年毫无建树,如今却威胁槟城人在来届大选“要嘛选国阵,要嘛一无所有”。 我想,槟州及全马人民想对国阵说的话也非常清楚,那就是:没有国阵,大家都可以活得很好。   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席候选人沈志强      

火箭在我心,公正为我旗

2007年的时候,我决定加入政党并为社会“做些事情”。 那问题是”要做什么”? 我当时没有概念,不过对于那时25岁的我来说,是时候尽我的本份。

所以我便前往一间位于槟城的政党总部。作为一个上班族,我只能在星期六早上前往。结果被办公室里的员工告知下周再来,因为他们周末没上班。这就是为什么,我最终没有成为 Continue reading

The Rocket in my heart, Justice as my badge

The Rocket in my heart, Justice as my badge In 2007, I decided to join a political party and “do something” for the society. As to the question, “do what?”, I was not sure, but I felt that as a 25-year old, it was time for me to do my part. So I went to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