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COVID19

将MySalam的伊斯兰保险免费归还M40群体,并扩大MySalam的保障范围扩大至政府和私立医院的新冠肺炎3T系统

大山腳国会议员沈志強的媒体文告 2021年1月16日|槟城大山腳 将MySalam的伊斯兰保险免费归还M40群体,并扩大MySalam的保障范围扩大至政府和私立医院的新冠肺炎3T系统 当马来西亚卫生部将新冠肺炎筛查限制在有症状的近距离接触者时,这清楚显示了我们的医疗体系已不再能够应对新冠肺炎病例激增的情况。 3T系统,即检测,追踪和处理(testing, tracing, treating)目前处于严重的资源短缺状态。 政府需要立即扩展3T系统,因为这是对付新冠肺炎的最有效措施,且相对行动限制更能保护人民经济。私营部门参与也是受到欢迎。 卫生部目前正在与私立医院网络进行协商,以分担治疗冠病患者和其他患者的负担。 但是,我们了解私立医院的局限性,它们並不如政府医院般有税收的支援。私立医院员工的薪资取决于医院从病人医药费中所获得的收入。 因此,我首先呼吁私人医院履行其企业社会责任,并在危机中为马来西亚人民提供可负担的医疗服务。 第二,在疫情期间,政府需要向民众提供津贴,让民众可在私人医院获得针对冠病或其他疾病的医疗服务。 希盟政府先前曾向B40和M40群体团体推介了免费的MySalam伊斯兰保险计划。该计划可为重病患者提供高达8000令吉的承保范围,以及每天可获得50令吉的住院津贴。希盟政府也将MySalam受惠者的投保范围扩大到包括冠病在内。 因此,从2020年1月至2020年7月,财政部长报告指共有2124名冠病患者成功向MySalam索取130万令吉的补偿金。 同期,MySalam底下的所有疾病索赔总数为1万6893项,赔付总额超过2090万令吉。 希盟的MySalam计划有望为800万马来西亚人提供医疗保险。 国盟政府秘密取消了给予M40的MySalam免费保险? 不幸的是,现在MySalam网站不再将M40列为MySalam受惠者。这是否意味着国盟政府静悄悄的不再为M40组提供MySalam投保? 若果真如此,我敦促政府为B40和M40群体恢复MySalam的免费伊斯兰保险。现在不是减少马来西亚人健保的时候! 此外,MySalam的福利还应该扩展到包括政府和私人医院的冠病3T服务。 这不止减轻人民的负担,也可以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尤其是当他们不得不在私人医院接受治疗时。 最后,我呼吁其他私人保险机构也将各自的保险产品,可把客户的保单也纳入投保冠病3T服务。 沈志强 大山脚国会议员

Bahasa Malaysia, COVID19

Kembalikan perlindungan takaful percuma MySalam kepada M40 dan Luaskan Manfaat MySalam untuk merangkumi 3T Covid-19 di hospital kerajaan dan swasta

Kenyataan media Steven Sim, Ahli Parlimen Bukit Mertajam 16 JANUARI 2021 | BUKIT MERTAJAM, PULAU PINANG Kembalikan perlindungan takaful percuma MySalam kepada M40 dan Luaskan Manfaat MySalam untuk merangkumi 3T Covid-19 di hospital kerajaan dan swasta Apabila Kementerian Kesihatan Malaysia (KKM) mengehadkan ujian saringan Covid-19 kepada kontak terdekat yang bergejala sahaja, ini jelas membuktikan bahawa… Continue reading Kembalikan perlindungan takaful percuma MySalam kepada M40 dan Luaskan Manfaat MySalam untuk merangkumi 3T Covid-19 di hospital kerajaan dan swasta

Chinese, COVID19, Politics

行管令2.0及紧急状态的5个矛盾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文告 2021年1月14日,槟州大山脚 行管令2.0及紧急状态的5个矛盾 国盟政府在过去一年之中抵抗新冠肺炎疫情及保护马来西亚经济的工作上,很明显是失败的。 最近实施的行动管制令(MCO)2.0和紧急状态都继续证明,国盟政府对与新冠肺炎的战斗并不认真,反而是对玩弄政治更感兴趣。 行管令 2.0和紧急状态的实施中存在五个主要矛盾。 1)实施了行管令2.0,但却比行管令1.0宽松得多 在行管令2.0下,大多数的领域允许继续运作。也允许运动,虽然是最低限度。政府部门和学校,包括幼儿园等也被允许。 如果现在实施的标准作业程序(SOP)那么宽松,那政府是打算如何实现行管令1.0的效果呢? 例如,在行管令2.0中,包括工厂在内的大多数经济行业仍被允许继续运营,但目前却已有数个涉及工厂等工作场所的大型感染群以造成广泛的社群传播。 政府到底想通过行管令2.0达成什么目标? 2)颁布紧急状态,但未最大程度地实施行管令 首相表示,政府可通过紧急状态制定条例,以便执行政府控制疫情的工作。 问题是,在包括行管令在内的现有法律中,有那一项是阻止政府执行防疫工作吗? 更奇怪的是,如果行管令2.0比行管令1.0宽松得多,那么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紧急状态又有什么需要? 3)颁布紧急状态来避开选举,但是大多数国会议员却不希望选举 首相还表示,紧急状态是为了防止大马在疫情期间举行大选。 然而,事实却是,所有反对党和人民代议士自去年以来,特别是希盟都坚持认为,如果疫情未能成功遏制,政府就不应举行大选。 到目前为止,似乎只有巫统要求尽快召开大选。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巫统议员都同意,因为某些由首相任命官职的巫统议员更有可能支持首相的立场,在短期内不举行选举。 那么,谁想要选举?答案就是,与绝大多数其他议员相比,只有少数议员想要选举。 实际上,是否建议国家元首解散国会及举行选举的决定是落在首相手中,而不是由国会议员或任何政党决定的。 4)紧急状态中止了立法机构,但允许行政和司法机构继续运作 紧急状态的颁布使得国会作为国家立法者的立法机构职能和作用被中止。然而,行政和司法却仍然可以行使职能。 在首相失去议员支持的情况下,保留首相一职显然是自私的行为。首相担心,如果允许国会继续运作,将会显示出对他已失去多数议员支持。 首相没有动员和团结包括反对派在内的所有议员来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反而是沉迷于玩弄政治和权谋来保住政权。 因此,实施紧急状态很明显只有一个目的,即保住首相职位。 5)如果紧急状态旨在保护首相,那么政府是否会努力压平疫情曲线? 由于行管令2.0宽松得多,并且没有明确的战略来加强公共卫生保健系统,以确保新冠肺炎的检测,追踪和治疗(Testing, Tracing, Treating,3T)工作顺利进行,人们担心政府不认真对待防疫工作。 这被视为制造危机来继续维持紧急状态,以保住首相之位。 首相应立即召集国会特别会议来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而不是中止议会。 首相应立即召集国会特别会议,讨论不断升级的新冠肺炎疫情。 国会议员在去年的议会上一致支持这两项新冠肺炎疫情法案,甚至反对党也敦促政府增加拨款以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双方国会议员在议会期间提出了几项帮助人民的措施,例如延长银行贷款禁令,暂缓偿还PTPTN,取出公积金等。 因此,首相不必担心我们作为民选代表会威胁或破坏保护马来西亚人免受新冠肺炎疫情危害的任何努力。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

Bahasa Malaysia, COVID19, Politics

Lima kontradiksi PKP 2.0 dan Darurat 

Kenyataan media Steven Sim, Ahli Parlimen Bukit Mertajam 14 JANUARI 2021 | BUKIT MERTAJAM, PULAU PINANG Lima kontradiksi PKP 2.0 dan Darurat  Kegagalan Kerajaan Perikatan Nasional dalam tempoh setahun ini melawan wabak Covid-19 serta melindungi ekonomi Malaysia amat terserlah.  Pelaksanaan Perintah Kawalan Pergerakan (PKP) 2.0 dan Darurat baru-baru ini terus membuktikan bahawa Kerajaan Perikatan Nasional… Continue reading Lima kontradiksi PKP 2.0 dan Darurat 

Chinese, COVID19, Govt

新冠肺炎:疏通医疗体系而非封锁社会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于2021年1月9日在大山脚发布文告 新冠肺炎:疏通医疗体系而非封锁社会 一年前,在我们的第二阶段行动管制令(MCO)期间,我提到了要放松行管令必须考虑两个要点,那就是确诊案例数据及体系的准备程度。 前者指的是压平疫情曲线,减少感染案例。 后者指的是我们医疗体系在行管令解除或放松后应对新病例的能力。 换句话说,放松行管令的条件是,低确诊案例及体系高度准备。 在近一年后的今天,在经历了那么多行管令(MCO)、加强式行管令(EMCO)、有条件行管令(CMCO)、及复苏式行管令(RMCO)后,我们却很不幸的面临了一个新的且更糟的新冠肺炎感染潮袭击大马。 这篇文章不是为了指责应该负责的人,而是为了恳求政府聆听专家的意见。 如今传言表示联邦政府将会在下一周开始新一轮的行管令,而许多人也反对再来一个全面封锁的行管令。 46位专家、学者及医疗人员在近日写了一篇公开信给首相,向政府提议10个关键行动以应对目前的新冠肺炎感染潮。 大致而言,也如同我一年前写的,那就是我们医疗体系处理检测、追踪及治疗(testing, tracing, treatment 3T)新冠肺炎确诊案例是处理问题的关键。 与其全面封锁,政府必须与时间赛跑,疏通我们医疗体系内的拥堵,以快速执行3T工作。 只要医疗体系能够快速执行3T,那社会中的其他人就可以继续在新常态的条件下过我们的生活。 而今天的问题是我们医疗体系整个流程的拥堵:检测无能快速进行、纵然每个人被强制扫描MySejahtera但追踪工作却依然是手动且缓慢、缺乏足够的隔离中心、整个医疗体系严重人手不足而奋战一年的前线医护人员如今已疲惫不堪。  就算我们再次封城,但如果不解决体系准备的问题,我们依然会原地踏步。 医疗体系必须马上被疏通。 为了疏通医疗体系现有的拥堵,政府应该动员所有能得到的协助。许多人呼吁一个更大的全政府及全民参与的措施来应对疫情。 关键是设立一个两党制的高级指挥委员会,囊括反对党代表、流行病学家,以及更领域的专家及业者。 新冠肺炎预防及管理策略应该去中心化,以便做出更及时与地方性的反应。不同的州属面对不同的挑战、条件及文化。为了让防疫措施更有效,地方及州政府应该被赋权予资源及权力下放,尽可能的指挥州级别的措施。 以往的做法已经不奏效,也不会奏效,政府需要更多专家意见,以及更多的人手参与。 举例,政府可以考虑囊括全国私人诊所及医院的庞大网络来参与3T工作,尤其是大规模检测,以及之后进行疫苗接种的工作。 槟州政府最近已经与槟城执业医生协会(Penang Medical Practitioners Society)达成协议,以允许州内100家私人诊所在疫苗抵达时为槟州人民提供免费疫苗接种。这是协助政府诊所加快疫苗接种工作。 我去年在国会中呼吁联邦政府设立新的临时工岗位以应对日渐增加的失业率,同时也为全国组建一支医疗助理大队,以确保新冠肺炎标准作业程序(SOP)及新常态的推广。同样的,我的同僚,前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才也在这一周呼吁政府聘请1万名临时工以协助3T工作。 另一个行管令封城将必然带来更多冲击,尤其是对B40群体、打工族及一些行业的中小企业而言。首相去年也说过,行管令的每一天都导致24亿令吉的经济损失。很多大马人民及大马商家仍未从去年的行管令冲击中缓过,若再来一场为期一个月或甚至两周的行管令都将会进一步压垮他们。 因此政府应该尽快疏通国家医疗体系的拥堵,以及时透过3T工作应对新冠肺炎确诊案例,而非全面封城。 沈志强是大山脚国会议员。去年行管令期间,他参与“槟城应对新冠病毒”(Penang Lawan Covid-19)运动工作,并担任宣传和社区授权总监。

COVID19, English, Govt

Covid-19: Unclog the healthcare system not lockdown the society

A year ago, during the second stage of our Movement Control Order (MCO), I wrote of the two issues to be considered for the MCO to be relaxed, i.e. statistics of Covid-19 cases and system preparedness.  The former refers to flattening of the epidemic curve, lowering the number of infected cases.  The latter refers to… Continue reading Covid-19: Unclog the healthcare system not lockdown the socie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