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munity, Economy, Featured, General, Govt

NEWS: 為環保或自身利益?楊映波揭檳有組織居心不良

Source: Sin Chew Daily 表面上以環保為名反對發展,背地裡卻向發展商索取大筆金錢,甚至多達25萬令吉“和解費”,讓發展計劃繼續推行? 檳島市政局上訴局主席拿督楊映波楊映波不點名揭露檳城的一個組織,指這個組織曾通過市政局的上訴局,反對一項發展計劃獲得上訴局裁決獲勝後,發展商把案件帶上高庭,準備通過司法程序繼續推動發展計劃。 “可是,案件還未正式進入審訊程序,非政府組織就與發展商庭外和解,更得到了發展商的25萬令吉‘和解費’,原本持反對立場的組織,最後同意通過高庭裁決繼續落實。” 他強調:“這一切都是事實,過去兩年半在上訴局裡的工作,讓我看清了不少人的真面目。” 他說,上訴局的其中一個角色,就是必須確保所有裁決不會被人濫用,包括被用來勒索另一方,但很多時候卻事與願違。 楊映波說,非政府組織有自己的立場,發展商也有本身的計劃。 楊映波昨日受邀在檳城研究院主辦的“規劃決定與上訴:誰為老百姓請命?”公共論壇主講時,向逾百名出席者揭露非政府組織的“手段”。 除了楊映波,論壇也獲得威省市議員沈志強,以及活躍社運份子林巧清分別主講市議員為民請命的經歷,主持人是檳城研究院首席執行員再里爾。 ★楊映波分享個人與媒體的角力過程時,提到一個案件的上訴者(居民)於上訴局定下聽證會日期後,誤導《星報》的記者稱案件被上訴局駁回。 “我詳細閱讀了這則新聞,裡面至少有一打的錯誤資料,就指示主簿官致函《星報》編輯部,並列出聽證會的日期等各種正確資料,希望對方能夠澄清。” 他說:“當然,我們的要求不受到理會。我只好聯絡居民的代表律師,希望律師通過相同的報章澄清,過後也沒有下文。也許,他們(報章和居民)以為我會放棄,但我前後堅持了8個月,上訴局終於討回了清白。” ★上訴局主席能不能為民請命?楊映波強調雖是執業律師,但坐在主席的位置上,就必須保持中立, 他強調,上訴局主席並不能完全站在上訴者的立場設想,這也是為何聽證會過程中,是必須經過非常仔細的審核。 他透露,上訴局受到法律條文限制,它只是一個決策單位,卻沒有執行決策的權利,譬如向發展商發出停工令。 他也授招居民或組織要針對某項計劃提出反對時,就必須獲得專業人士包括律師、建築師等,以完整的調查報告支持論點。同時建議市政局成立一支由外州專業人士擔任的技術小組,避免與批准圖測的市政局產生利益衝突。 ★沈志強說,市議員其實處於一個很尷尬的立場,譬如一站式小組通過發展計劃圖測後,卻不能決定發展計劃的動向。 “而且,地方政府法令9條文已闡明,地方政府必須遵重州政府的指示,使得檳州政府一直都在設法重新推動地方政府選舉,讓地方政府不必受到州政府的過多束縛。”

Community, Economy, Featured, General, Govt, World

Lessons from cities around the world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the Edge Malaysia IN the last couple of months, the Penang Institute has been screening a very interesting documentary to an audience of councillors, engineers, town planners and urban managers in the two local governments in Penang. Response from the audience at both screenings was overwhelming. Council officials were inspired by the… Continue reading Lessons from cities around the world